北京奔驰人事动荡之谜

近期,北京奔驰(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简称)两名前任高管童志远和董长征先后“跳槽”,引发了业界强烈关注。不过熟悉北汽集团的人士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在5个月之前,他们毫无征兆地被同时调离北京奔驰,但北汽对此没有任何解释,离职前他们是合资公司中方职务最高的两名高管。

同样令人惊讶的是,童志远和董长征的调离时机,正是北京奔驰紧张筹备克莱斯勒新车铂锐上市之际,放在任何一家企业,这种“临阵换帅”的举动都非常罕见。

如果翻开北京奔驰的发展史,会发现频繁的人事变动似乎是这家合资企业的标志性特点:从董长征的前任周勇江到其接任者司卫,从童志远到过渡者王旭再到蔡速平,北汽完成这一系列人事变更仅用时两年多时间。

“中国汽车合资企业所能遇到的全部问题,都能在北京奔驰找到,”一位熟悉北汽集团的人士表示。在频繁的人事变动背后,是其持续低迷的、不断加大的亏损额以及内部管理中的多重难题。

不过与之前的高管更迭不同的是,本次变动是由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主导,这样一名强势人物能够扭转北京奔驰的被动局面,业界人士都拭目以待。

意外调离真相

6月份,业界先后传出童志远和董长征“跳槽”的消息,前者的去向是担任华泰汽车集团总裁,而后者则出任克莱斯勒(中国)行业与政府关系总监。

童志远和董长征先后离开北汽集团,再度将人们的目光引向了北奔。今年2月中旬,没有任何征兆和暗示,董长征与北京奔驰-戴克“分手了”。他被北京奔驰免去执行副总裁、党委委员职务。北汽控股的解释是“调回北汽控股任职”。

同时调离北京奔驰的,还有高级执行副总裁童志远。不久,童志远被调任北汽控股总工程师,保留北汽控股副总经理以及北京奔驰-戴克董事的职务。但董长征的新任命却迟迟没有下文。

北汽控股进行此次人事调整的时机出人意料。当时北京奔驰正在全力准备计划半个月后上市的克莱斯勒新车铂锐上市事宜,而此前的半个月,董长征刚刚主持了铂锐的预售发布仪式。

对于董长征离职的原因,据一位接近他的消息人士透露,主要原因在于董与徐和谊在企业发展理念和策略上发生冲突,双方互不妥协使得董的下课成为必然。但这种说法遭到了一名熟悉北汽集团的消息人士的否认。他认为,董只是一名执行者,并不具备与徐和谊讨价还价的实力和职位,因此这可能只是一种托词。该消息人士认为,真实原因在于董是在徐和谊担任北京奔驰董事长之前上任的,董不再被徐看重是其被调离的直接原因。

频繁人事更迭

对于童志远和董长征的突然调离,尽管业界颇感诧异,但是北京奔驰内部员工则并不以为然。因为在这家基于北京吉普建立的合资公司内,员工们对于频繁的人事更迭习以为常。

两年前,董长征接任仅上任一年多时间的周勇江,担任北京奔驰执行副总裁。当时董作为北汽集团的“少壮派代表”踌躇满志,参与筹备了克莱斯勒铂锐在北京奔驰的国产化工作,同时通过沟通,努力下调了国产奔驰的产品价格,带动了国产奔驰的销售。

但令董长征没想到的是,在执行副总裁的职位上,他也没待到满两年。董的接任者是北京奔驰原来的网络发展部高级经理司卫,此番连升两级,是因为其“能够与外方进行顺畅的沟通”,徐和谊看重的是他的“国际化”背景。

而同期离职的童志远的接任者是北京奔驰-戴克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王旭。随后发生的事情证实王旭只是过渡人选,在蔡速平加盟北汽集团后,迅速接任了高级执行副总裁之职外,并兼任党委书记。据介绍,现年44岁的蔡速平此前为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总公司总经理,还担任过昌河汽车总经理。

在这一系列人事调整之后,北京奔驰才搭建起了新一届的领导班子。这是一个完全按照徐和谊的想法建立的北京奔驰中方领导层,也是徐和谊自2007年1月正式担任北京奔驰董事长以来首次对高管的调整。徐明显加强了对北京奔驰的掌控,有利于其新的战略计划贯彻落实。

受累低迷

在北奔频繁的人事变动背后,是其始终低迷难振的产。

在徐和谊的主导下,自去年以来,北汽集团在壮大旗下合资企业产销规模的同时,不断四处出击,寻找可以收购或者整合的对象,包括福建汽车集团、昌河汽车等,同时恢复北京牌这一。所有的运作都是为了迅速做大北汽集团的规模。根据北汽控股此前拟定的规划,未来三年北京将力求在产销规模上一个新台阶:2008年,北汽控股计划达到100万辆,2010年的计划是达到200万辆。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2007年北京奔驰的仅为1.97万辆。其中国产奔驰的仅为7018辆,增长25%;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奔驰去年进口量达到15544辆,同比增长51%.无论是数量还是增幅,国产奔驰都不及进口奔驰的一半,这在国内业界实属罕见。

今年北京奔驰的目标是使产翻一番,达到4万辆左右。今年3月下旬,北京市市长郭金龙在上任后的第一个调研项目就是北京奔驰。郭金龙当时直言,产偏低已经成为制约北京奔驰发展的一大障碍,要千方百计地扩大规模,提高。

与此同时,由于产上不去,北京奔驰很难形成规模优势,国产化率也很难迅速提高,直接造成北京奔驰陷入亏损泥淖:2007年北京奔驰亏损了7亿元,而今年亏损额可能进一步上升为12亿元。

更令北汽控股尴尬的是,国产奔驰已被北京市政府定位为“北京市汽车工业的标志性项目”,然而这样一个产规模上不去又连年亏损的企业,如何代表北京汽车工业形象?

难控复杂局面

在与记者谈到童志远和董长征蹊跷离职时,北汽集团内部一名员工很不以为然,他认为业绩不好最终下课很正常。这种看法代表了北汽内部相当一部分人的观点。但问题是,北京奔驰业绩始终难有起色,是因为企业自身积重难返,还是董长征之流的高管能力有限?

众所周知,北京奔驰是在北京吉普的基础上建立的,后者是我国第一个合资企业,但这家企业外方所占股份不到32%,是一家纯粹由中方主导的企业。据一名在北京奔驰工作过的人士透露,北京奔驰完全继承了北京吉普的“国企作风”,表现在人浮于事、办事效率低和官僚作派等方面,很多规则和策略都得不到很好的执行,这是造成多名高管先后被调职的重要原因。

上述人士举例说,比如原来的北京吉普生产的大切诺基就曾出现过车厢漏水的低级毛病;而北京奔驰成立后,经常发生工人私自偷窃零部件出去卖的恶性事件。在销售市场中,今年1月,北奔一名原部门经理借职务之便长期索要回扣,后被举报至北汽控股而曝光。这一系列事件都折射出北京奔驰生产和制度管理上的漏洞,以及营销体系的混乱。

“汽车合资企业可能遇到的任何问题,都可能在北京奔驰中找到,”一名熟悉北京奔驰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些事情不仅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生产、销售和内部管理,另一方面也使得外方对中方信任度进一步降低,因此合作中经常有不和之声传出。

在这种复杂局面下,指望一两名高管改变形势,并不轻松。一名资深营销专家则分析,实际上在产品上,克莱斯勒很多车型本来就是比较个性和特色的车型,而国产奔驰由于成本居高不下,北京奔驰产品并不如想象中有竞争力。另外,由于国产和进口奔驰并网销售,因此北京奔驰的销售权实际被外方掌控,中方腾挪空间有限,“这些因素都是造成从周勇江到董长征离任的重要原因,”上述分析人士说。 本报记者 黄习伟

记者观察

北奔需要铁血人物

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但对于合资三方北汽、戴克和克莱斯勒来说,投入总额高达6亿美元的北京奔驰项目,不可能轻易放弃。

更换中方高管可以被看作是北汽试图扭转局面的有益尝试。一位业界专家分析,如果仅仅是更换高管,对企业改变困局帮助不大,但蔡速平和司卫的上任后,作风一向强势的徐和谊实际上强化了对合资公司的掌控,这对企业有利。因为北京奔驰需要一个“铁血人物”来进行大力改革,才能逐渐改变企业中多年来一直存在的顽疾。而作风一向强硬的徐和谊正是合适人选,他拥有其他人无法比拟的政府资源和领导职位,因此“出手凌厉、敢干”。

有熟悉北汽的人士建议,北京奔驰首先要规范各项规章制度管理,在生产管理、内部管理和销售市场方面都要加强,同时要寻找与外方合适的相处方式,逐渐转变成一个正常的合资企业。

根据北汽制定的“十一五”规划,在2010年北汽200万辆产销目标中,北京奔驰要承担10万辆的指标。现在,北京奔驰离这一目标仅有2年半时间。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北京奔驰人事动荡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