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时上下班”能否推广及怎样推广

1986年,中国曾为了节电在全国范围推行夏令时,但6年后却不得不取消。这并非夏令时的构想不合理,而是一些方面考虑不够周详,某些配套措施跟不上,如交通时刻表调整能力差导致时间转换时频发混乱,全国实行统一时间未顾及5个时区的差异和南北的巨大温差,以及当时生活水平低下、家庭普遍没有空调,在炎炎夏日无法按设计者的初衷“早睡早起”等等。

由此可见,一个好的构想和政策,能否得到贯彻和推广,所考验的并非仅仅是该构想本身,而是多层次、多侧面的综合性考量。

7月13日,北京市宣布自7月20日至9月20日期间实行“错时上下班”,不同单位的上下班时间不再安排在统一时间段,而是刻意错开,避免“撞车”。显然,这种安排是为了缓解奥运期间北京市早晚上下班高峰期的交通压力,确保城市道路的通畅,减少交通拥堵,是很有意义的一种尝试。

由于城市人口的上升、车辆总数的不断膨胀,给中国许多大城市的交通构成越来越大的压力。“错时上下班”的措施虽是针对奥运的临时性安排,但堵车成患的现象,显然绝非北京独有,更绝非奥运期间才有,如能在平时、在全国各大中城市普遍推广,将是一件几全其美、大家方便的好事。就拿上海来说,无论是人口、车辆密度,还是当前城市交通面临的压力,都与北京有相似之处,且世博会举办在即,届时,北京所遇到的困难,上海恐怕一样也不少,而如能推广“错时上下班”,也许将能有效缓解一些“老大难”的问题。

问题是构想虽好,若考虑不周详、配套措施跟不上,结果就很可能大打折扣,甚至事与愿违。比如,“错时上下班”固然可以缓解交通压力,但不同性质的企事业单位工作时间被人为错开,势必造成一些工作衔接上的混乱和不便;再比如,“错时上下班”固然让早晚高峰的人车流量峰值大大降低,但由于各行业、各单位的上下班时间被分别安排在不同时段,早晚高峰的时段却也相应地有所拉长,如果规划不周、考虑不密,很可能旧病方除,新病又出,达不到原先设想的良好效果。

在中国曾经半途而废的夏时制,却在世界很多国家实施效果良好,关键自然在于这些国家在实施过程中考虑周详、配套措施得力。中国能否把奥运期间北京即将实施的“错时上下班”推广到平时、推广到更多饱受交通拥堵之苦的城市,能否在推广过程中避免重蹈当年夏时制的覆辙,关键同样在于此。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错时上下班”能否推广及怎样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