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污染防治进入转型升级轨道

金秋的十一假期,总是让人难忘的。只是今年的十一假期让很多人感到闹心,秋是高了,但气并不爽,因为雾霾 这个不速之客再次影响了华北的大片地区。10月6日,大范围的雾霾波及了全国7个省市,北京气象条件“极差”。6日15时,北京市35个监测站的空气质量 全部为5级重度或6级严重污染。受雾霾影响,京港澳、京开等8条高速的多个路段采取了临时封路措施,直至23时恢复交通,影响了不少人的出行。整个国庆假 期,京津冀区域及中原地带被雾霾困扰,北京地区仅有两日晴好天气,且多个站点达到了最高等级的“严重污染”级别,丰台花园、前门等站点的实时浓度甚至一度 接近500微克/立方米。雾霾甚至一度成为北京筹办2014年APEC会议的重点词汇。此时,距离国务院9月12日颁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称 行动计划)不足一个月时间。

紧盯雾霾的不只有环保部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日前也召开了“空气污染(雾霾)人群健康影响监测培训会”,此次会议的参加者包括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市、河北省、山东省等疾控中心共70多名代表。雾霾也向市民健康发出了挑战。

污染,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了。

在环境污染的治理问题上,我国在行动上是不晚的,各地政府做了不少尝试,最典型的,应该是为了打造北京“绿色奥运”,将首钢从北京搬迁至河北曹妃甸。此 外,北京还出台了限制劣质燃煤、减少煤炭使用量、治理工地扬尘、限制施工、淘汰黄标车等措施。然而,工作做了不少,效果没起到多少。2008年前后的几 年,北京的蓝天是有所增多,但是好景不长,污染卷土重来,而且愈演愈烈。

除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也是一样。今年出现的两次大范围雾霾天气,让我们意识到,在过去的污染物治理上,我们犯了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

雾霾的多次发生,证明了它不是一个城市、一个行业的事情,而是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资料显示,为治理大气污染,北京市近年对重污染工业实行限制和外迁 等政策,而周边省份恰恰就是钢铁、建材、火电等工业密集区域。就京津冀区域而言,区域燃煤总量一年超过3.5亿吨(北京占比不足7%),二氧化硫排放强度 8.5吨/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水平2.3吨的3.7倍。空气是流动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处在这样的一个区域中,有哪座城市能够幸免?北京一地的空气治理 措施,无异于是杯水车薪。雾霾就像沙尘暴,是多个地区环境恶化的结果。正因为看到这一点,日本为了防止沙尘飘到岛内,积极在中国的西北地区植树造林。这个 案例,可以给我们提供很多借鉴。

其实中国在2000年就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只是在具体内容和实施上,缺少很多可以操作 的指标和标准。以排污费为例,法律规定国家实行按照向大气排放污染物的种类和数量征收排污费的制度,根据加强大气污染防治的要求和国家的经济、技术条件合 理制定排污费的征收标准。征收排污费必须遵守国家规定的标准,具体办法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从实际执行情况看,排污费显然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汽车领 域的排污费征收试点至今止步不前。

从以上这些内容可以看出,以前的大气污染防治各自为战,单打独斗过多,没有形成合力。

新出台的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显然在这方面作出了改变。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孟伟对媒体所说,“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压缩过剩产 能,这是治理PM2.5污染的治本之策。”行动计划提出严控“两高”(高污染、高排放)行业新增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压缩过剩产能,把大气污染防治作 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突破口。行动计划提出修订高耗能、高污染和资源性行业准入条件,明确资源能源节约和污染物排放等指标。行动计划要求完善法律法规 标准,加快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步伐,重点健全总量控制、排污许可、应急预警、法律责任等方面的制度,研究增加对恶意排污、造成重大污染危害的企业及其相关 负责人追究刑事责任的内容,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研究起草环境税法草案,加快修改环境保护法。当然,对汽车的限制也在其中,行动计划要求尽快出台机 动车污染防治条例和排污许可证管理条例。

在具体措施上,行动计划提出了加快“煤改气”、提高燃油品质、加快淘汰黄标车和老旧车辆等。北京、上 海、广州等特大城市要严格限制机动车保有量。通过鼓励绿色出行、增加使用成本等措施,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公交、环卫等行业和政府机关要率先使用新能源汽 车,采取直接上牌、财政补贴等措施鼓励个人购买。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每年新增或更新的公交车中新能源和清洁燃料车的比例要达到60%以上。

与以前的大气污染防治措施相比,行动计划的措施更加科学、系统,强化科技支撑,综合运用行政、法律、经济和技术手段来实现大气环境质量的改善,对汽车市场的影响也将是巨大的。

行动计划重点关注的区域如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都是我国汽车消费的主力区域,经济发达,购买力强,应该说是我国汽车消费的风向标。行动计划的出 台,将会对这些地方的新能源汽车和替代能源汽车的推广起到助推作用,逐渐使汽车消费结构和汽车消费观念发生转变,那时,汽车企业应该以什么样的营销方式应 对,是整个行业都需要考虑的问题。对于这种转变,汽车生产企业显然不能再等闲视之,而是应该有更合理、具体的规划,否则就会丧失机遇。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根本,是需要全行业的转型升级,汽车的转型升级,也是其中的应有之义。大气污染防治开始对症下药。

同呼吸各部门共奋斗防治大气污染

2012年12月,中国环保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了《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下称“大气防治十二五规划”),该规划要求以改 善大气环境质量为目的,严格环境准入,推进能源清洁利用,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实施多污染物协同控制,大幅削减污染物排放量,形成环境优化经济发展的“倒逼 传导机制”。这是我国第一部综合性大气污染防治规划。规划提出到2015年,我国重点区域可吸入颗粒物、细颗粒物年均浓度要分别下降10%、5%。这份规 划最大的亮点,就是把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PM2.5污染问题作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切实维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环境权益。

今年6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大气污染防治必须突出重点、分类指导、多管齐下、科学施策,把调整优化结构、强化创新驱动和保护环境生态结合起来, 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务,确保防治工作早见成效。会议部署了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从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完善法律标准和区域联防等十个方面对大气治 理作出要求。9月12日,行动计划正式颁布,提出到2017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颗粒物(PM10)浓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优良天数逐年 提高;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细颗粒物(PM2.5)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空气质量明显好转。经5年努力,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 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

根据计划,国家制定煤炭消费总量中长期控制目标,实行目标责任管理。即到2017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降低到65%以下。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 区域力争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通过逐步提高接受外输电比例、增加天然气供应、加大非化石能源利用强度等措施替代燃煤。到2015年,新增天然气干线管 输能力1500亿立方米以上,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优化天然气使用方式,限制发展天然气化工项目等,新增天然气优先保障居民生活或用于替代 燃煤。到2017年,运行核电机组装机容量达5000万千瓦,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3%。

9月17~1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 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简称环境所)在苏州市会议中心召开了“空气污染(雾霾)人群健康影响监测培训会”,指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雾霾健康影响监测列 入环境卫生监测项目,争取到了中央财政转移支付资金支持。2013年选择雾霾高发的16个省(直辖市)43个监测点,开展雾霾健康影响监测工作,包括收集 环保、气象、人口、死因等资料;以社区为基础的雾霾特征污染物及成分监测、敏感人群健康监测和人群健康风险评估危险因素及人群活动模式监测;以医院为基础 的疾病监测。监测项目力争通过3~5年的时间,建立覆盖全国的空气污染(雾霾)健康影响监测网络,掌握空气污染暴露水平及人群健康影响变化趋势,为采取有 针对性的预防对策和干预措施提供依据。2013年开展空气污染(雾霾)特征污染物及人群健康影响监测,掌握不同地区PM2.5污染特征及成分差异,了解不 同地区空气污染健康影响状况。

为贯彻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加强科技支撑,9月29日,环境保护部正式启动《清洁空气研究计划》并成 立领导小组和总体专家组。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指出,“底数不清、机理不明、技术不足”是制约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瓶颈之一。此前发布的《大气污染防 治行动计划》中也将“加快企业技术改造,提高科技创新能力”作为十条措施之一,明确提出要加强灰霾与臭氧形成机理、来源解析、迁移规律、监测预警以及大气 污染与人群健康关系的研究,并加快大气污染物控制技术研发。实施《研究计划》就是要针对上述瓶颈,以“空气质量改善”为目标,以重点突破大气污染源排放清 单与综合减排、空气质量检测与污染来源解析、重污染预报预警与应急调控、区域空气质量管理和环境经济政策等技术瓶颈为核心任务,加快构建国家大气污染防治 技术体系,并在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实施工程示范。其实施是贯彻落实《行动计划》的重要保障。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大气污染防治进入转型升级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