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远:高级干部要带头坐自主品牌车

程远有话就说:

有媒体透露,中央有关部门近日已下发了《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从披露出的内容看,一是重申了过去公车的配备范围,即省部级以下干部不配备专车;二是公务用车配备标准有所降低,如一般公务用车价格上限由20万元调整到了18万元等,总体看,《办法》与广大民众的希望接近了许多。

公务用车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可以用“由来已久,民怨极大”来概括。一是配备范围过滥,二是配备标准过高,三是失之监管,公车私用现象极为普遍,所谓的三个“三分之一”。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央即明文规定,只有省部级正职干部可配备专车,但实际上,处、科级机构正副职官员配备专车的现象相当普遍。

现在省部级单位的正副职比例,一般都在1比10上下,把专车扩大到副职,就意味着配备范围比中央规定扩大了十数倍,而省部级下面又有数十个厅局委办,厅局下面还有更多的处科级机构,层层配专车,公车配备范围就这样呈几何级的放大。

再说标准。在上海通用刚推出别克时,中央“两办”曾发文,将公车配置标准提高到30万元和40万元,但官员仍然爱坐奥迪,所谓“不管哪一级,人人坐奥迪”,包括国家级贫困县的处级县长在内。而且标准由奥迪100提高成奥迪A6,后来再到A6L;一辆A6L价格高达60多万元,因而老百姓戏称官员们“屁股下面一座楼”。如此奢侈的公车消费,还有大量的公车私用,如何让百姓把他们与“公仆”形象相联系?

老百姓对公务车基本是“雾里看花”,多少单位有公车,有多少公车,谁在坐公车,采购价格是多少,行驶和维护费用是多少,等等,统统不得而知,这如何能监督呢?前不久,北京市公示了58个政府部门及直属单位今年的预算,仅其中22个部门安排公车购置更新预算资金就达4000多万元。当然,这与驻京的中央单位相比,北京市的公车采购预算恐怕还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公车泛滥,一是极大地浪费了公共财富,二是酿成官员的腐败,所以公车改革,一是要用公共财政兴办更多的民生事业,缩小贫富差距,另一个是要防治官员的腐败,不仅具有重要经济意义,也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公务车改革最好的办法是公开透明,一个单位有多少公车,都是什么品牌,什么价格,何年何月购置,是谁在使用,每月、每年的费用是多少,统统张榜公布,置于光天化日之下。既然领导干部电话号码都可以公布,公车使用还有什么好保密的?

公车配置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长期被忽略,就是没有制度保证公车采购、支持发展。《办法》规定政府采购必须购买“国产车”,现在全球主要跨国公司基本都在中国建立了合资企业,这些在中国生产的跨国公司品牌的车子也都是“国产车”,所以泛泛地要求采购“国产车”,体现不出对中国的支持。

“办法”规定,省部级领导干部用车可以在38万元、28万元以内选择。我们知道在当前中国汽车市场上,汽车还没有这种价位的产品,这不明摆着是让高级干部不坐车子吗?公务车是用公款采购,理所当然应该支持自己国家的产业发展。干部职务越高,肩上的责任越大,更应当支持发展,高级干部应当率先垂范,带头支持发展。看看那些“全球化”调门很高的发达国家,凡是有汽车产业的,比如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公务用车无不是本国品牌的车子,英国女王因为换了一次奔驰,遭到百姓的游行抗议,我们的高级官员为什么就不可以学学他们,乘坐本国品牌的车子呢?

发展既然已经作为“国策”提出来,就应当有切实可行的支持政策。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奥迪在中国卖得那样好?因为它被塑造成了“官车”形象。“当官”自古以来在中国就是最体面的职业,官员坐的车自然是最体面的车。当前发展最大的障碍是品牌形象弱,对汽车来说,最好的支持就是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带头乘坐,让坐车真正成为一件体面事。如果政府是真心实意想发展,就一定要要求官员带头坐车。

今年两会期间,上海市长韩正表示:上海凡是财政的钱采购,都要买,并“希望从明年开始,所有上海官员的公务车都是上海!”韩正同志这句话“讲得何其好啊!”我们非常赞成韩市长的意见,希望韩正市长的表态真正能够在上海得到落实,其他地方的领导干部也都能向上海学习,那么中国就有希望了。(作者系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总监程远)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程远:高级干部要带头坐自主品牌车